<thead id="vr1xr"></thead><cite id="vr1xr"></cite>
<cite id="vr1xr"><span id="vr1xr"></span></cite>
<var id="vr1xr"></var>
<var id="vr1xr"></var>
<var id="vr1xr"></var>
<var id="vr1xr"></var>
<var id="vr1xr"><video id="vr1xr"><listing id="vr1xr"></listing></video></var>
<cite id="vr1xr"><strike id="vr1xr"></strike></cite><var id="vr1xr"><strike id="vr1xr"></strike></var>

智能安防

???大華總裁回應被制裁影響 已制定供應鏈應對措施

CPS中安網 2019-10-10

摘要 除了關心被制裁原因之外,投資者更加關心制裁后續的應對措施、未來發展影響等問題,??低?、大華股份對此次“制裁”早有準備。

????【CPS中安網 cps.com.cn】被美國商務部列入出口管制實體清單后,??低?、大華股份于10月9日先后組織召開了投資者說明會,針對出口限制原因、出口限制的影響、公司的供應鏈應對措施等問題進行了詳細解答。

  ??低暩呒壐笨偛?、董事會秘書黃方紅表示,美國商務部的決定于北京時間10月9日中午12:00生效。

  “列入實體清單受到的主要限制包括:從美國或其他國家進口美國原產的商品、技術或軟件受到限制;進口其他國家商品,如果美國管制物項的價值占比超過25%,受到限制;產品利用美國原產技術或軟件直接生產,或利用美國原產技術或軟件建設的工廠生產,受到限制?!?/strong>

  但需指出的是,雖然列入了實體清單,但并不影響繼續向美國出口,??低晫⒗^續開拓美國市場,服務美國市場的客戶;同時,為中國國內客戶或其他國家客戶提供??低暤漠a品和服務不受任何限制,??低曈心芰ΡWC持續、穩定的產品供應。

  基于供應鏈穩定性的考慮,2018年開始,??低暭訌娏宋锪咸娲ぷ?,建立和完善了遵循全球主要經濟體出口管制規定的合規體系。對所有美國物料都做了梳理,全面開展了美國元器件的替代工作。

  黃方紅表示,目前絕大多數美國元器件都可以進行直接替代或通過新的設計方案進行替代,不會影響產品性能或影響較為輕微;少量暫時來不及替代的物料,將通過增加庫存來換取更長的替代處理時間;還有少量物料,將通過調整業務策略,由客戶自行采購,組合使用。

  對于本次被列入實體清單的原因,??低暠硎?,美國商務部將公司列入實體清單的理由法律依據是《美國出口管制條例》(EAR)(15CFR,第C分章,第744部分,第4號補編)指明實體被合理地認為涉及、或構成重大威脅被卷入或即將被卷入,任何有違美國國家安全或外交政策利益的活動。(此前被制裁的包括華為、中科曙光等等也是這個理由)

  最終用戶審查委員會(ERC)(由商務部(主席)、國務院、國防部、能源部以及財政部(若需要)的代表),決定把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政府公安廳,下屬18個市縣公安局等被列入實體清單,這些實體都參與了違反美國外交政策利益的行為;8家公司幫助這些行為得以實現。

  除披露上述理由,美國商務部未提供其他根據,??低暸c美國商務部及其他政府部門進行直接溝通已有一年多的時間,商務部和其他政府部門從未向??低曋鲃诱{查了解關于新疆項目的情況。

  本著公開、透明的原則,2019年1月,??低曋鲃悠刚埩嗣绹蓭烶ierre-RichardProsper先生,他也是美國的前大使、人權領域的專家,開展獨立的調查工作。

  過去十個月中,Prosper團隊四次來到中國進行走訪,在新加坡與公司高管和董事進行了訪談和會議,并審閱和分析了公司的合規政策和程序、內控制度、治理架構、5個新疆項目相關的大量文件。

  目前,Prosper團隊沒有發現任何證據顯示??低曉趨⑴c這些項目時有任何違反法律的意圖,也沒有發現任何證據顯示??低曉谥榈那闆r下積極參與了這些所謂的侵犯人權行為。Prosper團隊正在對報告進行最終整理,預計在11月初完成終稿。

  黃方紅指出,過去一年,??低曉啻螌γ绹撇玫南⒒貞襟w,都有提到“公平、公正”,因為美國是全球矚目的法治國家,公司希望得到一個法治國家和民主政府的公平公正對待。

  “??低晱?018年的8月28日被美國國會反華議員聯名提議制裁,之后反復多次被美國國會反華議員提議制裁,但是,并沒有美國議員和政府部門真正關心??低曈袥]有做過不恰當的行為,制裁更像是美國政客游戲桌上的籌碼?!?/p>

  大華股份總裁李柯也表示,對于此次美國商務部將大華等8家公司列入實體清單,對此表示強烈抗議,公司認為該決定沒有事實依據。

  “關于此次實體清單的事件,公司也早就已經在做相關的應對準備,包括加大戰略物料、關鍵元器件的備貨,替代方案的研發改版準備工作也在同步有序推進,有些已經完成,有些正在進行驗證?!?/p>

  從各方的回答中可以看出,??低?、大華股份對此次“制裁”早有準備,意外的是美國商務部拿出的“制裁”理由如此牽強。

  對于本次美國商務部將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公安廳及其18家下屬機構、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公安局和??低暤?家中國企業列入出口管制實體清單,外交部發言人耿爽表示,美方以所謂人權問題為借口實施出口限制,這種行徑嚴重的違反了國際關系基本準則,干涉中國內政,損害中方利益,中方對此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

  “新疆事務純屬中國內政,事關中國主權、安全和領土完整。在涉疆問題上,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最有發言權,不容任何國家和外部勢力干預。事實證明,中國的一系列治疆政策和舉措深得各族人民擁護,并已經取得了顯著成效。當前,新疆經濟發展勢頭良好,各民族和諧相處,社會穩定,已經三年未發生恐怖襲擊事件,這是有目共睹的?!?/p>

  耿爽表示,中方強烈敦促美方立即停止在涉疆問題上說三道四,停止干涉中國內政的錯誤行徑,盡快將相關中國實體移出“實體清單”。中方也將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堅決維護中方自身利益。

  顯然,美國商務部此次的行為有失公允,除了??荡笕A以外,包括曠視科技、商湯科技、科大訊飛等8家被制裁企業,紛紛表示強烈不滿,呼吁得到公平、公正對待。

  被“制裁”影響甚微 已制定應對措施

  除關心被制裁原因之外,投資者更加關心制裁后續的應對措施、未來發展影響等問題,對此,??低暱偛煤鷵P忠、大華股份總裁李柯分別進行了詳細解答,以下為調研原文。

  ??低暱偛煤鷵P忠:專用器件依賴度低 通用芯片依賴度高

  Q:過去一年的時間我們在做積極的供應鏈準備,是否可以分享一下,現在對美國的依存度和一年前相比降到多少?另外,公司也在做智能化轉型,這個事件對未來的發展有什么影響,產品有什么規劃?

  胡揚忠:以前我們在做產品的時候不太會專門考慮物料來自哪個國家。

  過去,美國在半導體產業里地位很高,種類也很多。安防行業,我們把物料分成通用和專用兩類器件,在專用器件里,我們對美國的依賴已經非常非常低。

  比如鏡頭,來自于聯合光電、舜宇光學、宇瞳光學等等,基本上都是國產的。在Sensor上,豪威科技已經回歸中國,其他的一些公司也在成長,在海外的供應商主要是日本的Sony,也有美國供應商。在主控芯片上,無論是DVR/NVR還是攝像機上,國產的SoC主芯片大致上占到八九成。這是專用芯片的情況。

  在通用芯片上的依賴更大一點,比如Flash、DDR,比如用在服務器上的CPU,用在專業相機里面的FPGA,以及早期做AI產品時使用的GPU,在特定場合會使用的DSP、GPU等等,國產比例很低。

  不過現在有幾個大的變化,第一,AI在從15年開始用GPU來做,到現在已經將引擎集成到SOC中,所以現在對GPU的依賴在下降。

  第二,由于SOC的性能在發展,以前需要FPGA來做的工作,比如3D降噪功能,現在SOC中都已經集成進去了。以前還會在SOC中包含DSP來做開發,現在由于ARM的性能提升明顯,緩存也在變大,所以有一些功能就在ARM上來做了,這樣對FPGA和DSP的依賴度也在下降。

  所以,整體來說對美國物料的依賴程度是在下降的,對于監控產品這個專業市場,專用器件用的多,對美國的依賴程度是不高的。

  Q:公司如何看現在的競爭格局,現在看目前幾乎所有的競爭對手都上了實體清單,國內的競爭格局會如何演進?目前??狄彩侨蜃畲蟮陌卜缽S商,未來的全球的競爭會如何發展?

  胡揚忠:市場走勢一直在發生變化,不過無論有沒有實體清單的制裁,在安防監控行業,在廠商市場中,中國公司一定是主流玩家。未來幾年里我們看不到其他區域公司會有比較大的成長和變化。當然據說這次制裁背后有一些美國公司的推動,也看到他們聘請了游說公司,但是這改變不了中國企業在市場中的優勢地位。

  Q:胡總您好,目前美國芯片在采購中的占比有多少,有些芯片在采用其他方案替代,目前進展如何?另外公司也在自研芯片,能不能給我們介紹一下相關情況?

  胡揚忠:對于哪家公司或者哪類芯片的具體占比,我們沒有對外披露過相關數據,同時這個比例的大小并不能說明問題,有的企業比例大、金額大,但并不一定影響就大。

  有些芯片不會是完全的pin2pin兼容替換,有些東西我們要重新設計,具體設計中是選擇這樣的還是那樣的技術路線,是由多因素來決定的,考慮的也要包括供應鏈安全——如果供應商因為某些原因不能交付,那我們就不會選擇它。

  所以供應鏈安全是我們一直在考慮的,美國這個事情鬧得有點大,大家才更關注,但在供應鏈安全方面才是必須要考慮的事情。

  在新的芯片的開發上其實是兩件事,一方面是公司對產業鏈的扶持。過去這些年間,??翟谶@個產業里面是做出了貢獻的,比如編碼芯片最初的選擇是飛利浦半導體,之后是TI,再之后國內為主。

  我們在做產品的時候,都會優先選用國內的供應商,國內供應商響應速度快,決策簡單,與整機廠商配合更好,比如海思、富瀚微、聯合光學等等,也包括在和小一些的通用器件供應商的合作方面,??刀紩喾龀謬鴥裙?。

  另一方面,由于這兩年美國斷供的壓力存在,公司也在考慮自研,這方面的考慮和安排都在推進,也做了一些工作。

  另外,芯片不神秘,由于現在IP共享的策略,導致芯片已經沒有那么復雜。在1994年的時候我們就做過芯片設計。集成電路產業龐雜,分工很細,涉及到太多的方面。

  單純一家公司設計一個芯片,流片成功,并不重要。對于國家而言,對于中國的整個IC產業鏈來說,構建起自己完整的IC產業鏈,是更應該關心的事情。

  Q:我們有一定的美國物料可能暫時還沒有一個很好的替代性的方案,所以已經做了存貨的準備,還有一部分像硬盤這類的物料相關的業務公司可能會放棄掉,請胡總是否能就這兩個方面再給我們多披露一些量化的信息,例如可能戰略上會考慮放棄的業務具體有哪些?這些占比大概有多少?還有暫時沒有辦法替代的已經做了存貨的業務,我們目前有做了多久存貨的儲備,如果存貨后面完全消耗掉的話,對我們后續的收入影響又會有多少?

  胡揚忠:首先說一下存貨的事情,存貨不是來解決永久問題的,存貨是給產品的切換騰出更多時間空間,存貨只是讓自己變得從容一些。

  比如說有時候我們已經把不使用美國物料的新產品設計完成了,但是也不一定發布這個產品,如果不被制裁就不發布了,制裁之后才會發布這個產品;或是有些可以替換的產品方案有了,但不一定去投入生產。如果現在手上有存貨,我們就有時間發布這些產品,正式把這些產品量產。

  關于美國出口管制,現在有很多爭議的地方。我們的供應商是美國的公司,但他提供的東西可能不是美國的物料。

  比如我們有一家美國供應商,他的芯片設計在臺灣,軟件開發在大陸,流片在韓國,芯片制造跟美國沒多大關系,但是他是一家美國公司,這個產品不用ECCN號,美國來源的物項占比不到25%,就不存在限制的問題。

  這種情況現在還在蔓延,因為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制造集散地,美國很多公司都在計算25%的比例。

  目前我們每個物料都在一一確認、在替換。從去年5月份覺得局勢不對,就在做這方面的考慮和安排,也在做相應的調整。過去的這一年多時間,給了我們很多調整的空間,今天面對美國制裁的時候,會顯得比較從容一些,沒那么大的壓力。

  存貨消耗完了以后,我覺得沒什么影響。

  Q:從近一年多的準備過程來看,比如找新供應商做方案替換、測試等,在性能和綜合成本及匹配度方面,相比以往成熟產品的差距有多大?會需要多長時間?

  胡揚忠:差距不大,如果大的話情況會很嚴重,原來定義的性能就達不到了。

  但有些方面會有差異,比如說功耗,有些企業的物料可能功耗會更低一點,也可能在性價比上面顯得會更好一些。有些可能由于設計人員的習慣,用慣了某家公司的芯片后,上手更快,穩定性做的更好,更換供應商后穩定性會差一點,但經過磨合以后,也會改善。

  任何的切換都有一定的風險和成本,包括開發成本,也包括可能增加一些硬件成本。如果現在做的東西各方面都比以前好,那以前不就選擇錯了?不是這樣的。

  所以敏感程度沒有那么高,差距也沒有那么大,供應商之間在性價比方面,也會自動調節尋求平衡。在平衡過程中,對于新進入者,策略一般會更激進一些。

  對??祦碚f,比如我們用了很多A的芯片,工程師上手很快,工具也方便,故會慣性的優先選擇用A公司的芯片;若換一個IC,則需要磨合屬于他的工具,開發周期會長一些。開發交付后,測試、驗證及反饋、checklist也要一定的周期。

  但從現在來看這個局面,從公司的風險管控角度來說,一定要規避。

  之前我們在供應鏈管理過程中,有些廠家的芯片也會拿來開發,開發完以后我們不一定發布這個產品,這是供應鏈安全的管理需要,要避免單一供應商風險,否則就會存在斷供的問題。

  比如某個供應商工廠失火了怎么辦?也有供應商策略調整的情況發生,比如現在提供這個產品,但未來業務調整,這個需求就砍掉了。

  所以在芯片的供應商選擇上是比較復雜的,不僅僅是因為今天美國的斷供,這個工作是一直持續在做的,不是美國要斷供才做這個事情。

  未來我們在供應商選擇的時候會多一個維度。以前比如說A、B是競爭供應商,選擇A,也會導入B作為A的備份,現在因為A、B都是美國的供應商,就需要導入其他國家的供應商做備份,多了一個維度考慮,沒有那么嚴重。

  Q:2012年的時候海思逐步替代海外廠商的編解碼芯片,這個過程是漸進的。但此次由于外部環境的原因,整個供應鏈的替換進度會更快,從現在的狀態來看,這些新公司,即我們看到的創業公司整個產品的量還不是特別大,我們是愿意給他單子去扶持他、養他就能比較快的替換呢?還是需要我們去協助他在整個產業鏈上搭建生態,需要的時間可能會比預想的更長一些?

  胡揚忠:會謹慎。在這個過程中可能會先切一部分訂單,給國內的供應商,我們希望國內的供應商得到更好的發展,美國政府逼迫我們這樣做。

  這些年也并不是現在才這樣做,我們以前也是這樣做的。比如我們有供應商曾經送樣品送了18次,我們用一年多的時間磨合,希望他能夠做起來。

  國內供應商在溝通、產品策略的調整、時間進度的安排等方面,可以走的更緊密一些?,F在我們對國內的供應商會給更多的傾斜,但依然有風險管控的問題。

  先給5%、10%的訂單,等他通過一代一代產品的迭代,質量的穩定性、功耗、干擾的問題一一解決,有些涉及內部產品跟不上、產品缺陷的問題一一改善等等。

  我們供應鏈安全很重要,客戶依然是至上的,我們把提供有競爭力的產品依然是排在第一位的。

  Q:胡總、黃總您好,公司在后端產品中控產品上可以以商業的方式讓合作伙伴自行采購,同時提供前端以及其他產品和解決方案,那是不是說對于前者在營收上會有一些影響?

  胡揚忠:可以這么理解,對公司的營收影響多一點,但對利潤的影響不會大。

  以服務器為例,無論是??底约禾峁┻€是從其他地方購買或者取消服務器的銷售,對??刀疾粫a生特別大的影響,因為服務器的毛利本身較低。服務器里面的軟件才是核心,是??禐榭蛻魟撛靸r值的地方。所以如果這種情況出現,對收入會有些影響,但對利潤的影響不大。

  Q:那可以理解說這是一個短期的影響嗎,就是可能在未來的十二個月以內你們自己或者供應商可以處理好這個問題?

  胡揚忠:多長時間處理好,不是特別重要的?,F在這個問題已經不是那么緊迫了。

  Q:在西方比較成熟的市場,他們會擔心管制對他們的系統有影響嗎?或者說跟美國客戶合作的時候會不會受到影響,他們寧愿選沒有在entitylist里面的一些供應商?公司會不會投放更多的資源去開發東南亞或者南美地區的市場去彌補這塊受到的影響?

  胡揚忠:實際情況有一些差別。其實西方絕大部分公司都沒有經歷過自己的供應商被制裁、被美國出口管制這個情況。所以聽到這個事件首先會害怕、恐懼和躲避,在過去的一年多我們不斷的在跟他們溝通。??狄荒昵耙矝]有想到我們會面臨被出口管制這樣的風險。

  這個可能性出現以后我們聘請了律師、顧問一起來探討。

  出口管制沒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可怕。公司昨天在歐洲有兩場路演,但整個歐洲只接到一個問詢關于??当患{入實體清單后會對公司產生什么影響的電話,客戶已經慢慢理解和接受這個事情了,不像以前這么恐懼。

  Q:公司可以采取哪些措施將??祻摹皩嶓w清單”上移除?聘請美國律師出具人權方面的報告或者對新疆業務進行調整是否會對移除清單產生積極影響?

  胡揚忠:在新疆人權方面,公司始終秉持誠意的態度,一年多來積極主動地跟美國政府溝通,并且聘請權威的人權律師、專家對公司進行審核,但美國媒體仍在不斷炒作,美國政府不關心事實,關心的只是制裁手段。

  目前看來,公司采取的措施基本不會對移除“實體清單”產生影響。但??等詴^續朝這個方向努力,更加開放透明,并進一步完善自身的合規體系。列入實體清單這個事件的確給投資者,特別是海外的投資者帶來一些困惑,公司也努力在做一些澄清,但目前來看,美國的政治家對制裁更感興趣,而推動人類文明發展的努力太少。公司還是希望得到公平、公正的對待。

  Q:新疆的公安部門也被列入了“實體清單”,對于新疆未來的安防需求是否會產生影響?

  胡揚忠:中國有自己的做事方式和方法,不同的地區也各有不同。公司方面,目前只看到外交部發言人的回應,還沒看到新疆政府的回應,也沒有看到新疆市場有什么明顯的變化。謝謝。

  Q:剛才提到實體清單對公司短期經營會造成波動,公司會保證給客戶持續穩定的產品供應。請問與供給相比,費用對公司的影響如何?會不會因為額外的費用增加影響利潤?

  胡揚忠:研發投入這個工作是持續在做的,2018年研發費用就有比較大的增長,往年研發費用占營業收入的7-8%,2018年近9%。從企業經營安全的角度來考慮,肯定是愿意增加冗余來降低經營風險,不僅僅是研發費用這一個方面。

  實體清單短期可能會帶來一些波動??蛻舳说挠绊懹锌赡鼙任覀冾A計的要小一點,因為事件已經折騰很長時間了。昨天我們與一位客戶交流,他也知道我們上實體清單了,但完全沒談這個問題,都在談未來合作的事情。很多客戶不那么關心制裁,他們認為中國公司在這方面有持續的競爭力,實體清單不是問題。

  大華股份總裁李柯:少部分不能替代物料已有應對方案

  Q:公司如何看待此次被加入美國商務部實體清單?公司應該之前有相關的預案,請問具體做了哪些準備和應對工作?能否請公司領導講一下進入實體清單對海外市場有多大影響?

  李柯:此次美國商務部將大華等8家公司列入實體清單,對此我們表示強烈抗議,我們認為該決定沒有事實依據。

  大華作為一家全球化的商業主體,一直以來恪守商業行為準則,堅持合法合規經營,遵循市場規律和國際規則,建立了面向業務的合規運營管理體系,并一直關注外部環境的變化以及可能給公司帶來的影響。

  關于此次實體清單的事件,公司也早就已經在做相關的應對準備,包括加大戰略物料、關鍵元器件的備貨,替代方案的研發改版準備工作也在同步有序推進,有些已經完成,有些正在進行驗證。

  對于海外市場的影響,目前不好直接量化,公司海外業務已覆蓋全球近180個國家和地區,業務相對分散,北美地區相關銷售收入占比不高,我們還在積極與客戶溝通,保障公司業務的持續性。

  此次被納入實體清單,主要是針對采購而非出口相關事項,對部分客戶情緒上可能會有一些影響,對公司整體營收影響可控。此外,為應對國際經貿環境的不確定性風險,公司已加大了部分物料的備貨,對于少部分不能替代的物料,公司已有相應的應對方案,可以提供功能基本相同或相似的產品解決方案進行替代。

  我們認為公司在海外的經營情況,整體還是取決于公司綜合實力和解決客戶痛點問題的能力,這些能力的構建是公司長期積累的結果。海外市場的發展空間還是很大的,關鍵還是看我們怎樣去開拓自身的業務。

  早期公司在海外市場的銷售以FOB模式為主,現在逐步向項目型市場轉型,慢慢建立起了面向海外政府、企業的一系列解決方案能力,也有助于我們海外市場業務的持續開拓。

  在海外的整體戰略方面,會根據不同區域政治、經濟的變化情況,“一國一策”地制定差異化的國家業務策略,通過調整產品結構,深耕客戶界面,不斷自我進化,構建起面向解決方案的核心能力。

  Q:目前公司北美元器件在公司供應鏈中的占比是多少?比較難以替代的主要是哪些元器件?如果斷供,對公司目前目前的產品有什么影響?公司要向視頻物聯方向轉型,如果無法正常采購美國元器件,是否會影響公司未來的業務戰略規劃?

  李柯:公司在供應商選擇上一貫采用主備供應商戰略,確保業務的穩定性。

  對于美系元器件的備貨此前已在準備,同時研發替代的工作也一直在重點推進,通過研發驗證的一些器件會逐步進行替代。因為公司產品線眾多,不同產品的研發和切換周期不同,不會一步到位,相應的備貨周期也會根據替代的難度和周期有所不同,以匹配替代方案的研發驗證周期,部分關鍵元器件的備貨周期在一年以上。

  目前,絕大部分受影響元器件及物料都可以替代,少部分替代有一定難度的的物料,比如CPU、GPU、FPGA等以及部分模擬器件,公司已有相應的應對方案,可以提供功能基本相同的產品解決方案進行替代。

  公司產品的品類和形態眾多,對于替代方案的選擇,我們主要考慮業務的連貫性,而不是產品的一一對應,正好也借這個機會梳理公司自身的產品規劃,加強產品歸一化設計,減少受影響元器件占比,實現業務的持續、穩定運作。

  舉例來講,AI主控芯片的替代我們可以用多核并聯處理的方式替代單核芯片,效果類似,成本可控,像CPU、FPGA也有一些類似的替代方案,這里就不一一展開了。

  隨著技術的發展,我們發現隨著視頻類核心應用的模塊化和標準化,目前在相關基礎核心技術上已經到了一個相對穩定,成熟的階段,行業標準趨于穩定,通用性比較強,也有越來越多的國內和海外的公司開始加入到視頻監控芯片的供應商隊伍中來。

  就目前來看,業內可替代方案和可選的供應商比較多,視頻監控相關芯片的選擇會越來越豐富,各個廠家間網狀的供應關系和聯系會增強,也會增強公司整個供應鏈的安全性。

  公司專注安防行業耕耘十多年,自身在行業中也有豐富的研發和技術積累,不論是在硬件、軟件、芯片還是算法等各個方面,都建立了深厚的技術壁壘,公司的核心競爭力在于可以提供面向市場客戶需求的端邊云整體解決方案。

  Q:其他未列入禁運名單的安防廠商是否會因為此次事件受益,尤其是海外市場?公司認為安防的市場競爭格局是否會發生一些變化?對業務模式的影響?

  李柯:其他廠家我們不方便評價,安防其實并不能算是一個真正的行業類別,而是一個基于技術維度的小而美的行業,但現在很多公司想進入這個行業是因為看到視頻物聯的前景,安防行業在向視頻物聯行業不斷延伸發展,行業的大方向沒有變,短期的波折不會改變長期的發展趨勢。

  有些客戶可能會有些顧慮,相信經過我們的努力,大部分客戶我們有信心留住。

  行業不會有本質改變,還是會向智慧物聯發展,而且安防行業的基礎技術相對成熟,可選擇供應商較多,能夠確保業務的穩定性和連續性。

  視頻物聯網需要解決在端側感知數據的獲取、在物聯網云上完成感知數據采集、數據分析處理、存儲和應用,同時將人工智能加載到各個環節實現智能業務,這就需要有一個系統架構來實現全網分層分級的計算調度、網絡調度、資源部署、業務應用加載等。

  目前公司根據對行業的理解和多年的積累,已形成完整的視頻物聯的系統架構,包括物聯感知、IaaS、PaaS、SaaS分層高效協同,從硬件到平臺軟件的解決方案應用,以及各層面開放合作的需求。

  未來,隨著業務的拓展以及行業個性化的需求,會不斷在現有系統架構上做優化和完善,不斷提升開放性,滿足生態合作的需求。

  公司的云、大數據和行業軟件從起步就向大規模并發能力、數據整合協同方向發展,同時在基礎公共能力方面很扎實,未來隨著人員投入的不斷加大,尤其是優秀人才的成長,整體綜合能力將具有很強的競爭力。

  在AI領域持續加大投入,已建成完善的從算法到智能產品到智能業務的應用落地,尤其是算法到智能產品的加載,可以實現跨平臺,全系列產品的快速部署。

  隨著智能應用持續落地以及客戶價值的體現,AI算法、設備集群的加載將根據不同的行業有序展開,智能解決方案將加速普及。

  視頻物聯行業的市場空間足夠大,未來的競爭會更注重對行業的理解和客戶界面的服務,公司的發展更多還是取決于自身的綜合實力和是否能切實滿足客戶需求,為客戶創造價值。

  未來,公司將練好內功,加強核心競爭力,持續深耕行業,發揮對行業的理解深刻、過硬的產品和服務以及提前布局等先發優勢,鞏固自身的核心競爭力。面向未來,公司將抱著開放、合作的心態,與各行各業的應用廠家通力合作,持續豐富合作生態,為客戶創造價值,與合作伙伴共生互贏。

  Q:聽下來,公司在產品及技術方面已經有了較充分的應對預案,那么具體對應到經營層面來看,行業景氣度情況,公司Q3及Q4的整體需求情況如何?分板塊來看,海外及國內政府、大企業、零售幾個板塊增速情況?是否需要調整全年業績目標?

  李柯:從訂單和招投標情況來看,三、四季度有一定回暖。G端業務因為地方財政壓力對我們的融資能力提出較高要求,項目周期拉長,回款和交易模式更復雜。但是公共安全是國家的剛需,數字城市建設也是大的發展趨勢。

  視頻數據在數據里的占比是非常高的,而且屬于最為及時的熱數據。在算法方面,包括前端感知算法和后端的數據建模管理算法,我們在前端的人臉識別,車牌識別,OCR識別,物件識別等相關算法已經做到行業領先。

  后端算法我們也在不斷進步,整個市場是在快速放大的,由于政府項目的復雜性以及招標形態的轉型,有些項目會有一定延遲。

  對于公司來說,外部宏觀大環境的影響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自身的能力建設,提升在研發、市場、供應鏈等各個環節的能力,做好一些應對和準備。

  B端業務是公司今年增速最快的板塊,原有我們在B端領域只做安全相關的業務,但現在已經慢慢嵌入客戶的業務運營中,往后看需要我們不斷發掘新市場,基于視頻技術和大數據的碰撞極大擴寬我們的能力邊界。

  從目前的業務推進情況來看,公司在能源、金融、地產、物流領域進步很大,我們認為未來幾年企業端市場大有潛力可挖。

  全年業績目標公司一直在努力,國內業務基于四大業務板塊的調整,在G/B/SMB/C端都有一些良好的業務儲備,在G端,例如高速ETC這樣的市場機會點將在下半年帶來訂單產出;在B端,例如工行等大型集采項目的入圍,將直接帶來工行全國網點的相關訂單;

  在SMB端,上半年持續渠道下沉及人員加載,下半年相關成效將會得到一定的體現;在C端,下半年會集中發布具有競爭力的產品,提升消費者的購買欲。

  費用率和毛利率是今年公司重點關注的指標,會繼續不斷將場景化的解決方案導入業務中,優化營收結構,同時加強精細化管理,優化費用率,在此基礎上實現高質量的增長。

?

責任編輯:yxshi


pk10牛牛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