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vr1xr"></thead><cite id="vr1xr"></cite>
<cite id="vr1xr"><span id="vr1xr"></span></cite>
<var id="vr1xr"></var>
<var id="vr1xr"></var>
<var id="vr1xr"></var>
<var id="vr1xr"></var>
<var id="vr1xr"><video id="vr1xr"><listing id="vr1xr"></listing></video></var>
<cite id="vr1xr"><strike id="vr1xr"></strike></cite><var id="vr1xr"><strike id="vr1xr"></strike></var>

智能安防

失落十年:深圳安防為什么沒有出現“海大宇”?

智東西 2019-08-16

摘要 過于便利的創業環境,反而成為了深圳安防自此沒落的一大原因所在。

????【CPS中安網 cps.com.cn】2009至2019,是中國安防全面崛起的十年,同時也是深圳安防的失落十年。

  這十年間,中國安防行業總市值從1605億元增長到7183億元,復合增長率高達17%左右。其中,以杭州的??低?、浙江大華、杭州宇視等為代表的一眾安防明星企業更是抓住了這黃金十年崛起,奠定了霸主地位。

  另一邊,中國曾經的安防之都——深圳,以中安消、圖敏、黃河等為代表的深圳派安防明星企業則在短暫的崛起輝煌之后,卻陷入了長期的沉寂乃至分崩離析。

  發展至如今,即使是在2018年營收居于深圳安防企業前列的英飛拓一年的營收也僅有42億元(同年??禒I收498億億元),在大的安防行業中,深圳派企業盡管在細分領域出現了一眾代表性玩家,然而卻始終未曾再復當年輝煌。

  占據了時間的先發優勢、地理上最優秀的貿易港口與發達產業鏈建設,然而卻始終未能出現一個類似“海大宇”(??低?、浙江大華、杭州宇視)的存在,深圳安防這十年來的發展不可謂不惜令人唏噓。

  那么過去十年多,深圳安防究竟經歷了什么?

  又是什么,導致曾經的安防之都深圳沒能出現如今的“海大宇”?

  最后,在錯過成為“海大宇”之后,深圳安防企業們的生存狀態以及未來又在何方?

  通過深入走訪云天勵飛、巨龍、朗馳創欣等多家代表性深圳安防企業,與行業內人士進行深入交談,我們試圖還原這一場長達十年的安防產業變遷背后最隱秘的推動力,以及隱藏在這一段歷史之中,曾經深圳安防中那些閃耀一時的明星,與如今依舊堅持在一線,深圳安防企業們的生存百態。

  本能成為???、宇視的圖敏與中興力維

  毫不夸張的說,作為改革開放之后,最早發展起來的一個城市,深圳算得上是中國安防行業最初的發源地,三十多年前,正是從這里三星、泰科、博世等一眾國外知名安防企業的產品流入內地,并從零到一,培養起了中國最早的一批安防產品代理商。而上世紀的那時候,中國安防市場,還正是外商的天下。

  而在這之后,得益于深圳發達的電子制造業以及完善的供應鏈體系,深圳本土安防又快速崛起,在2013年之前,都牢牢占據著中國安防之都的地位。巔峰時期,這里曾經一度孕育了出近四千家安防企業,其中不乏中安消、朗馳創欣、波粒、中興力維、圖敏、黃河等一眾在安防史上曾赫赫有名的企業存在。

  如果對歷史進行復盤,我們會發現,他們本有機會成為來自深圳的“海大宇”,但是最終卻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最終退居二線,成為一個個讓人回憶時不禁扼腕嘆息的存在。

  如今,已經淡出一線的圖敏正是其中代表,與杭州遙遙相對,這家企業與??狄煌瑒摿?,一同以板卡起家,也幾乎一同邁向前端市場,然而最終的發展各有不同。這是一家以DVR板卡起家的安防企業,與??登昂竽_在2001年出生。成立之后不久,圖敏路子與同時期的??祹缀跞绯鲆晦H,相繼推出了MPEG4/H264 硬壓縮全系列音視頻壓縮板卡和單路以及二路、四路、八路、十六路全實時嵌入式DVR 車載式DVR,產品廣泛地應用于國內外金融、電力、郵政、軍隊、公安、交通、水利、監獄、商場、碼頭、車站等場景之中。

  那一時期,以圖敏為主力,深圳安防的DVR銷量曾經一度占到全國市場30%的市場份額,與彼時的??低暢赡媳睂α⒌膽B勢。

  但是??岛髞韽暮蠖酥饾u走向前端,完成從DVR、NVR、前端攝像頭等產品全線覆蓋,并一路發展壯大。而圖敏卻在之后發生了人才的分崩離析,企業發展也自此止步不前。

  從圖敏的視頻編解碼產品線之中,后來一共誕生了三家影響深遠的企業:黃河數字技術、深奧和朗馳創欣。

  而這三家之中,生存的比較出彩也最先獨立的當屬朗馳創欣。最初做了幾年嵌入式產品開發之后,朗馳創欣敏銳的感受到市場壓力果斷轉型紅外機器人以及其他智能紅外產品研發之中,并計劃在今年再次上市。而黃河數字技術則一度是曾有實力成為深圳安防代表性力量的一家,其網絡攝像機產品無論在技術還是產品質量上都是佼佼者的存在,并在2009年被加創并購,并由加創創始人詹建龍親自坐鎮。

  與此同時,2009年前后,加創又相繼并購了以安防系統軟件平臺開發為主體業務的北京先進視訊科技有限公司,巨大的業務聯盟形成之后,加創在一時之間也成為了行業內炙手可熱的炸雞子,但是輝煌最終卻并未持續多久,在??低曇约按笕A等杭州企業2013年前后的低價攻勢之下,最終陷入節節敗退。

  勉力支撐到2017年,黃河正式宣告破產。后來有黃河內部出身的人士回憶表示,當年黃河的失敗其實是內外因素綜合產生的結果。

  其中,最大的外因來自市場競爭的加速,2013年前后,國內??低?、大華等企業的大量低端產品相繼投入市場,在價格與質量的雙重壓力之下,包括黃河在內一大波深圳安防企業紛紛進入過冬狀態,乃至關門、轉型。

  而在國外方面,這一時期黃河的安防產品的市場則尚未打開。與此同時,重壓之下的深圳安防企業內部之間的價格戰則成為了壓垮黃河的最后一根稻草。

  不過這些且都是后話。如果說與??狄煌砷L起來的圖敏是中國安防企業發展在杭州與深圳的一體兩面,那么與宇視與一樣含著金湯勺出生的中興力維則是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中興力維的前身為中興通訊監控產品線,在1995年開始為通信網絡健康運營提供保障服務,后來于2005年正式獨立運營,成立中興力維正式切入安防市場。

  對照宇視的發展:2006年開始進入市場,之后相繼隨著華三(歷史上曾經是華為的子公司)被賣身3com又轉手惠普,最終到了2011年才從華三存儲及多媒體事業部整體剝離、獨立運營,之后又遇到沖擊港股失利,最后通過與千方重組完成曲線上市一系列波折,最終通過一系列高端產品的市場研發穩坐安防老三的市場位置。

  兩家企業同樣出身于中國最頂尖的通信巨頭之中,也幾乎同一時間切入市場,通過十多年的市場耕耘,中興力維則將目光重點放在了方案集成領域,在細分領域成為其中的佼佼者。自主企業尚是如此,那些曾經名赫一時的外企代工廠則早已經湮沒在行業發展的煙塵之中。

  在與深圳相隔不遠的廣州,成立于2001年的偉昊科技曾憑借著三星安防全系列產品總代理的身份賺的盆滿缽滿??上?,國產安防崛起的太快,2001年才成立的偉昊科技一方面并沒有享受到多久的外企紅利,另一方面也沒能早早的投入到自主研發的路線中去,因此早早便退居二線,就連副總裁黃輝棟也在后來被明星AI企業格靈深瞳挖走,成為老東家的對手。而三星這廂,則在2016賣身韓華,從三星泰科改名成為了韓華泰科。

  風光不再的中安消:資本運作的泡沫與橫向并購的失敗

  與圖敏、黃河同時代,深圳還有一家叫做中安消的企業,根據官方資料,中安消首次上市于2005年,時名中國安防技術有限公司(也稱CSST),其主營業務為安防運營服務,與此同時,中安消也是當時我國唯一一家在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的安防企業。在那個??蹬c大華還都只有四年歷史的時間節點上美股上市,中安消不可謂不風光。

  然而作為中國安防歷史上不可多得的異類,中安消之所以至今仍在市場上被屢屢提起,卻與其產品或服務幾乎毫不相干,而是由于其創始人涂國身驚人的資本運作大法。

  僅僅美股上市前后的幾年,中安消就通過一系列資本運作活動發起了30多起戰略性并購,被稱為當時的“中國安防航母”。

  2007年6月28日,北京昆侖飯店,時名安防科技服務有限公司的中安消一口氣將成立慶典、戰略并購及合作新聞發布會以及全國工程商合作伙伴交流會四場大會合而為一。大會上人聲鼎沸,熱鬧非常,時任中安消高管、被收購企業高管、公安部與安防協會領導專家、建設銀行在內的金融行業代表以及一眾業內同行紛紛到場觀摩。在此次會議上,深圳豪恩、九鼎集團、上海誠豐、深圳宏天智、武漢恒億、常州明景、杭州天視、深圳艾禮安、北京先進視訊、北京冠林神州、深圳創冠、北京達明、北京冠林盈科等當時行業內知名的安防企業同臺亮相。

  大會現場,曾經的豪恩總裁陳清鋒感慨的無語言表,甚至直言這次并購合作對他來說就像“心愛的女兒要出嫁了”。

  或許,當年人看中安消的收購大法,即使不是北冥神功,也是一套吸星大法,誰曾想,十年后回望,卻是一套徹頭徹尾的七傷拳,一套令人眼花繚亂的資本運作過后,許多被收購的企業老板后來都選擇了“二次創業”。而中安消自身又無法將這些本就技術含量不高的企業進行很好的橫向整合,最終只成為了一個松散的用于充營收數據的安防聯盟。

  甚至就連賣身中安消,成為上市企業一份子的老板們,也不相信中安消的神話。將“親閨女”嫁出去后,曾經的豪恩總裁陳清鋒一年后選擇以中安消三股東的身份與“親閨女”與“女婿”告別,從2008年開始,陳清鋒就開始從股市中慢慢退出了自己的股份,轉型實業家,業余做做投資,而新的企業名字依舊叫豪恩。

  事實上,豪恩已經算是成功登陸的一家,在中安消的神話逐漸破滅的這一過程中,更為心酸的一家企業叫先進視訊。就在2007年的那場大會上宣布加入中安消聯盟僅三個月過后,2007年9月,北京先進視訊總經理陸福明發表聲明:先進視訊正式退出CSST并購。

  但故事的高潮還遠不止如此,還記得前面提到的收購了黃河數字的加創電子嗎?2009年3月9日,加創電子發布新聞稿,宣布公司已經完成對北京先進視訊科技有限公司的58.6%的股權并購,先進視訊至此徹底成為了加創的子公司。

  然而,加創電子日后的發展,從黃河數字技術的發展歷史中我們不言自明,“嫁了兩次女兒”的先進視訊老板,雖然不乏深入做安防的實力,但是大概缺乏了一雙識英雄的慧眼,連續兩次精準踩雷,實屬不易。而先進視訊的“前夫”中安消,資本運作大法的威力也并未持續太久,2012年中安消市值還在25億左右,經歷六年的運作之后,如今更名ST中安的中安消2018年市值卻僅剩19.63億元,相較年復合增長率17%的中國安防行業發展,一路逆勢下行。

  錯過了成為“海大宇”的深圳安防,究竟路在何方?

  接著最開始的故事,我們繼續講下去。其實在圖敏逐漸沒落之后,這家傳奇企業的故事還沒有結束,從這里曾經相繼走出三家知名的企業:朗馳欣創、深圳黃河數字、以及深奧。

  其中,黃河數字曾一度在中國安防行業的網絡監控領域占據行業前三的位置。但是由于經營等多方面原因,黃河在后來逐漸走向了衰落。而從黃河之中,又孵化一家至今依舊在市場中占有穩固地位的細分領域明星企業——深圳巨龍創視,在前一段時間的走訪中,智東西也親自拜會了這家企業,并與其創始人進行了深入交流。

  巨龍創視由曾經的黃河研發總監孫成智創立,在2013年,孫成智離開黃河獨立創業,目光依舊瞄準老行當,做安防行業的軟硬件方案提供商。

  憑借著此前積累多年的研發經驗以及清晰的定位,巨龍并未選擇直接與來自杭州的海大宇硬碰,而是選擇智慧校園、智慧社區等更加細分的方向。與此同時,憑借著在硬件上的積累與行業認知,巨龍還與商湯、曠視等企業達成合作,成為其攝像頭、智能分析盒子等產品的主要代工廠商之一,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找到了一條屬于自己的清晰定位。

  與黃河一道,同樣出身自圖敏的朗馳欣創則走了一條截然不同的道路。在2005年創業之前,曾作為圖敏研發工程師的彭志遠曾先后參與圖敏系企業的球形攝像機、音視頻壓縮卡以及DVR的設計。而在創業之后,彭志遠也一度帶著朗馳欣創在IPC模組市場成為業界翹楚。

  但是與巨龍不同,早在2009年前后,朗馳欣創團隊就已經提前感受到了IPC市場的逐漸向巨頭集中的趨勢,恰逢在一次比賽看到了一組來自成電學生的比賽成果,朗馳欣創從中發現了來自紅外檢測行業的一次巨大機會。

  也正是從那時起,朗馳欣創開始逐步退出傳統的IPC模組市場,并主攻紅外檢測方向。在最開始的兩年中,對于工業領域的紅外巡檢,當時國內尚處起步階段,據朗馳欣創的銷售總監吳寧表示,當時的大力投入差點讓朗馳從行業的先驅一轉成為先烈。

  但好在從2010年前后,國家電網的紅外巡檢開始招標,一臺設備起步價就在百萬級別,而當時國內能做紅外電力巡檢的企業尚不多見,朗馳欣創也自此成為了其中最早收割行業紅利的一批。時至今日,朗馳欣創早已完成從傳統安防向紅外安防行業的轉身,在智能紅外機器人以及智能紅外設備兩大領域成為新的行業翹楚。

  而這兩家企業的歷史發展與現狀,在一定程度上也代表了深圳安防行業過去的發展歷程與如今新的生存模式。

  對于深圳安防企業到底為什么難以做大,如今的巨龍創始人孫成智以及一位行業內資深人士表示,過于便利的產業鏈發展反而成為了很多深圳安防行業發展的一大瓶頸所在。

  具體來說,以華強北為代表,憑借著豐富的電子零器件、五金元器件等資源,很多深圳的安防創業者只需打車去華強北轉一圈,產業鏈就能夠基本搭建完成。

  與此同時,深圳濃厚的創業氛圍加持,往往企業還未真正做強,便有核心員工離職創業,因此曾有人笑言在2012年前后,深圳安防的現狀是近萬CEO齊聚深圳。

  長此以往,企業一方面是無法做大,另一方面,也難以形成核心的技術以及資源積累,一旦面臨大企業的降維打擊,自然哀嚎一片。

  更何況,一直以來安防都是一個以技術為驅動的行業,以杭州為例,僅僅宇視一家,截止2018年年底,專利數量就已經達到1869件,其中發明專利占比83%,而對于深圳的許多中小安防企業而言,一方面既缺乏像浙江那樣的豐富高校人才來源,另一方面,企業難以做大在技術上的積累也自然一窮二白。

  盡管濃厚的創業氛圍與資金加持,深圳在短期內曾創下四千多家安防企業數量的盛況,但是云龍混雜才是真正的行業現實,2013年前后,隨著安防行業的巨頭效應進一步增強,深圳企業應聲一多倒閉千家,有的直接老板本人跑路,做工廠的被人追債搬空了設備,搞出口的直接出血甩賣,其中深圳中科視安則因為欠債3000余萬,老板直接失聯。

  此外,來自杭州的壓力,又為深圳企業內部的爭斗點了一把火,為了生存,深圳企業內部也掀起了一輪猛烈的價格戰,進一步價格越低,質量越差,深圳小微企業的安防口碑也就越來越差,一連串的連鎖效應之下,淘汰進一步加速。

  但是好在,經歷過一輪血的教訓之后,深圳一些安防企業最終覺醒,雖然已經錯過了成為巨頭的機會,但是卻在諸如屏幕、IPC代工、家用市場等一眾細分領域中,找到了自己的強項所在,最終以一種頑強的姿態存活下來。2018年,英飛拓整體營收達42億,與宇視同年營收相差無幾,以創維群欣為代表,一眾屏幕廠家也同樣在安防領域大放異彩。

  此外,加上攪局者華為,以及以云天勵飛為代表的一眾AI企業加入戰局,深圳安防經歷了沒落十年之后,又以一種新的姿態重返戰場。

  結語:十年之后,安防的大淘汰依舊在繼續

  如果僅僅看這十年的發展,無論天時地利人和,深圳本都可能出現一批不差于???、大華、宇視的企業存在。而其中的圖敏、波粒、黃河、中安消更是其中長袖善舞的代表。

  進一步將眼光拉長,放到中國安防這四十年的歷史來看,深圳安防從行業剛起步時的一枝獨秀,到2001年與杭州一同“種子選手”頻出,但是由于資金、技術、競爭等等原因,企業卻一直未能在規模上做大,或者未在技術上做強。甚至在2013年前后,受到來自杭州企業發起的價格與質量攻勢后一時間被殺得無所適從,上千家企業紛紛倒閉關門。

  但市場的淘汰卻從未就此停止,隨著新入局者的加入,安防市場隨著物聯網、AI技術加持而開啟的新一輪擴容。市場競爭只會越來越烈,而真正生存下來的企業,一方面要有足夠的技術支撐,另一方面,清晰的定位也是不可或缺的內容。在新的機遇面前,大浪會淘走砂礫,也會留下珍珠。?

責任編輯:yxshi


pk10牛牛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