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vr1xr"></thead><cite id="vr1xr"></cite>
<cite id="vr1xr"><span id="vr1xr"></span></cite>
<var id="vr1xr"></var>
<var id="vr1xr"></var>
<var id="vr1xr"></var>
<var id="vr1xr"></var>
<var id="vr1xr"><video id="vr1xr"><listing id="vr1xr"></listing></video></var>
<cite id="vr1xr"><strike id="vr1xr"></strike></cite><var id="vr1xr"><strike id="vr1xr"></strike></var>

機器人

誰來干活?去年農民工增量減少近300萬,工業機器人產量負增長

21世紀經濟報道 2019-05-08

摘要 農民工增長出現頹勢,工業機器人負增長,誰來干活?

????【CPS中安網 cps.com.cn】2018年我國農民工增量比上年減少了297萬人,農民工進城和跨省流動也在減弱。作為勞動力的替代,2018年工業機器人竟然轉為負增長,這樣下去誰來干活?

  圖片來源:攝圖網

  近年,隨著人口紅利消逝,我國加速推進工業機器人應用,以解決勞動力問題。

  4月29日,國家統計局發布《2018年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簡稱:《報告》)顯示,2018年我國農民工總量為28836萬人,比上年增加184萬人,增長0.6%。

  這一增量比上年減少了297萬人,增速也比上年回落1.1個百分點,這也是我國農民工總量增速自2015年以來的首度回落,0.6%的增速更是近10年來首次跌破1%。

  在機器換人潮之下,作為替代,工業機器人的產量應該會保持較高增速,但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工業機器人產量走出了持續多年的“高增長”并迅速轉為負增長。這一趨勢甚至延續至2019年,一季度產量累計同比為-11.70%。

  農民工增長出現頹勢,工業機器人負增長,誰來干活?

  農民工增速10年首次跌破1%

  不僅農民工總量增長少了,農民工進城和跨省流動也在減弱。

  《報告》顯示, 2018年的外出農民工中,進城農民工為13506萬人,比上年減少204萬人,下降1.5%。

  外出農民工中,到省外就業農民工為7594萬人,比上年減少81萬人,下降1.1%;在省內就業的農民工9672萬人,比上年增加162萬人,增長1.7%。省內就業的農民工占外出農民工的比重已達56%,占比比上年提高0.7個百分點。

  農民工總量增長不上來,流動性也在減弱,從輸入地來看,一些地區的農民工就業人數正在減少。

  2018年在東部就業的農民工為15808萬人,比上年減少185萬人,下降1.2%,占農民工總量54.8%。其中,在京津冀就業農民工2188萬人,比上年減少27萬人,下降1.2%;在珠三角就業的農民工4536萬人,比上年減少186萬人,下降3.9%。

  不過,在長三角就業的農民工5452萬人,仍比上年增加65萬人,增長1.2%。

  而在東北就業的農民工905萬人,比上年減少9萬人,下降1.0%,占農民工總量3.1%。

  2018年在中西部就業的農民工繼續增加,中部增加139萬人,增長2.4%,占農民工總量21.0%;西部增加239萬人,增長4.2%,占農民工總量20.8%。

  華南城市研究會會長、暨南大學教授胡剛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隨著人口增長放緩和老齡化加速,難再支撐農民工群體明顯擴大。在近年城鎮化快速推進之下,許多農民工在城市落戶,逐漸穩定,不愿流動。

  “這在某種程度上是好的趨勢,尤其從農民工獲得更優質城市公共服務的角度看。而且數據表明,我國農民工增量下降已過高峰期,整體將趨于穩定?!焙鷦傉f。

  珠三角掀起機器換人潮

  從上述數據可以看出,珠三角成為東部地區農民工就業數量減少的“主力”。

  作為經濟發達地區和制造業重鎮,珠三角一直是許多農民工務工首選之地。目前,廣東約有2500萬產業工人,約占全國八分之一,其中農民工占七成以上,超過九成產業工人集中在第二產業,大量集中在珠三角制造業。

  近年隨著人口紅利消逝、產業轉型升級和區域經濟格局演化,珠三角勞動力逐漸減少,企業深受“招工難”困擾,隨之而來的人工成本攀升迫使部分低附加值勞動密集型產業被淘汰,也有部分產業加速向自動化轉型升級,由此逐步減弱了整體的用人需求。

  轟轟烈烈的“機器換人”行動,便是變革的產物。2014年,“世界工廠”東莞開始大力推動“機器換人”,以抵消勞動力減少的影響,2014-2016年共幫助企業節約用工達20萬。

  廣東從2015年開始大規模推動“機器換人”,珠三角迅速成為全國最大工業機器人應用市場,這與其農民工數量的減少幾乎同步。2016年,廣東新增應用機器人2.2萬臺,總量超6萬臺,約占全國五分之一,數以萬計的企業參與其中。

  胡剛認為,珠三角制造業逐步從勞動密集型向技術密集型和資本密集型轉變,降低農民工需求。此外,部分未能轉型的勞動密集型制造業則陸續往中西部轉移,就業崗位也直接牽動農民工就業轉移。

  今年4月,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在珠三角某全國知名的服裝企業生產車間看到,一套自動化傳輸系統正在改變生產。盡管車間里仍有許多工人,但生產已實現服裝部件自動傳輸和智能派件,機器將生產流程有效串聯起來,人圍著機器轉。

  “這套系統雖然只是直接替代兩三名工人,但整體效率提升了20%。換句話說,我們能在不增加人手的基礎上,擴大生產效能?!痹撈髽I負責人說,改造將在多個生產基地推開。

  東莞森瑪仕格里菲電路有限公司也有類似場景,一個全自動生產單元高速運轉,與周邊人工生產對比鮮明,效率可達數倍。該企業的廠長楊志堅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2011年開始,工人越來越難招,倒逼該企業每年投入數百萬元進行“機器換人”。

  機器人產量增速為何下滑

  過去幾年,“機器換人”立竿見影的效果,促使諸多企業投入改造升級。

  2013年,我國超過日本成為全球最大工業機器人市場之后,至今保持這一地位。同時,在強大的“供需法則”作用下,我國工業機器人產量激增。

  國家統計數據顯示,2015年我國工業機器人產量增長21.7%,2016年增長34.3%,2017年增長68.1%,呈現逐年遞增、高速增長態勢。

  然而,這一趨勢在2018年迎來轉折。2018年一季度,我國工業機器人產量增長29.6%,上半年降為23.9%,前三季度進一步降至9.3%,全年收于4.6%,與往年形成鮮明對比。

  逐月來看,拐點出現在9月份,當月工業機器人產量增速突然降為-16.4%,隨后每月均為負增長。并且,這一下行趨勢延續至2019年,今年一季度為-11.7%。

  如果農民工數量和作為勞動力替代品的工業機器人都在減少,誰來干活?

  多位業內人士認為,這一現象受多重因素影響,但最終均指向一個現實,即需求端發生了變化。一種普遍的觀點認為,2018年工業機器人產量跌落,與當前宏觀經濟下行壓力較大、制造業企業對機器人需求下降有直接關系。

  “過去幾年,確實隨著勞動力減少,大量制造企業轉型升級,刺激工業機器人產能激增,但這是建立在需求端企業日子過得還行的前提下,離開這個前提,邏輯就不成立?!睎|莞市機器人產業協會秘書長陳永剛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去年開始不少制造企業出現訂單減少或資金緊張等情況,對“機器換人”也轉為保守或持觀望態度。

  陳永剛在調研中發現,即便有的企業經營尚可,但考慮到經濟形勢不明朗,也不敢輕易加大工業機器人應用投資。

  “其實,不僅是工業機器人,去年以來,只要是新增大額固定資產投資,很多企業都會猶豫再三,按兵不動?!标愑绖傉f。

  更貼近市場的銷售數據也有直觀反映。高工產業研究院(GGII)統計顯示,2017年國內工業機器人銷量增長60%,創下新高,然而2018年僅增長14.97%。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多家工業機器人上市公司2018年報也發現,營收增速下降幾乎是普遍情況,比如埃斯頓2018年營收增長35.72%,上年為58.69%;拓斯達2018年營收增長56.73%,上年為76.51%;華中數控更從2017年的21.21%降為2018年的-16.81%。

  2018年底,一位東莞機器人供應商曾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受國際經濟形勢變化的影響,該企業一家大客戶取消了當年初制定的自動化改造計劃,“一個大單沒了”。

  今年開年,陳永剛接連走訪了幾家工業機器人企業,不少老板私下表示,今年目標就是與2018年持平,守住不下跌底線,不敢奢望能增長多少。

責任編輯:yxshi


pk10牛牛规律